奔驰宝马注册网址

山东交通学院2019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(4)
    来源:      发布时间:[2019-11-01 20:40:20]     点击次数: 120      字体大小[ ]

阅读不关风与月 内心繁华始是真

——“湖畔书谭”开讲词

校长 蔡先金

我们校园内有美丽的“两湖一河”。上善若水,碧波荡漾,文化魅力无限。今天在此东湖之畔,“尚学吧”内,以经典阅读为主题的“湖畔书谭”开讲,小聚小叙,饶有情趣,其乐融融,其味绵绵。我很高兴来做“湖畔书谭”的开坛抡锤之人,今天抡锤一落,从此开张;大家皆知,抡锤事小,开张事大!我今天主要与同学们分享一下本人对于阅读的理解与体会。这些点滴思考,可能犹如献曝,但也期望大家不拂芹意!

一、选择阅读化生存

我们这个时代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,新时代肯定也是一个需要阅读的时代。美好生存还是一般生存,这是一个问题。为了美好生存,我们应该选择阅读化生存方式。我们这个时代的物质生产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精神生产提到了更高的程度。我们应该承认,人们会以理性的态度对待衣食住行等一般物质生活需求,不是越多越好,而是遵循“少即是多”的信条,而对于精神层面的生活需求会越来越高。我们这个时代就要进入人工智能时代,机器将更像机器,人将更像人,也就是说,人的发展将在经历“工具人”到“半人”之后进入“全人”阶段,“全人”阶段重要表现就是人从外界束缚中解放出来,全面发展,然后自由地享受属于人的精神生活。在“全人”之前,人们力争享受到外界提供的物质需要和物质享受,所以要努力改造客观世界,以满足人类的基本生存需求。在物质生活丰富之后,人们要享受精神生活,就需要主动地建设自己的精神世界。物质生活可以“被动”享受,精神生活却必须“主动”构建,所以我们应该改造我们的主观世界,由外在生活转向内在生活,如果内心的精神世界不丰富起来,那么无论如何是享受不到高尚的精神生活的。所以,精神生活有其内在特性,是在精神世界中享受到的生活。我们这个时代确实有那么一批人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之后,显得无所适从,既无能为力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,也没有水平享受到应有的精神生活,满脸的无奈与满身的不适,于是乎精神显得枯萎,生活显得任性。这就是现代人的机遇与挑战、幸福与苦恼,为了美好的生存,我们现代人需要向更高尚的精神生活方式转变。

我们应该接受这个时代的较深精神的感召,让自由的心情去理会那较高的内心生活和较纯洁的精神活动,在阅读中转向内心,让向外驰逐的精神回复到它自身,“为它自己固有的王国赢得空间和基地,在那里人的性灵将超脱日常的兴趣,而虚心接受那真的、永恒的和神圣的事物,并以虚心接受的态度去观察并把握那最高的东西”(黑格尔语)。这个时代最需要一种纯粹的阅读,因为我们有意或无意地离开了无功利性的阅读。这种纯粹的阅读会给时代带来愉悦,带来休闲,带来想象,带来收获,获得了摆脱束缚之后的自由,从烦恼中解脱出来,从功利的包围中突围,从而走出狭隘的小圈子,走向更宽阔的世界。时代需要心中有风景的阅读,需要有诗与远方的阅读。越是商业大潮席卷的时代,人们越需要走入阅读;越是功利主义泛滥的时候,人们越是需要真正的阅读;越是我们的精神太忙碌于现实需要的时候,人们愈加需要安静地阅读。任何一个时代也不能够因为功利主义、商业大潮、精神忙碌而败坏了我们的肉体,甚至失掉了我们健康而优美的灵魂,何况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。我们这个时代充满着希望,饱含着光明的未来,“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,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,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的一个婴儿”(毛泽东语)。为了适应一个新时代,建设一个新时代,享受一个新时代,时代的精神召唤我们,进入阅读,再在阅读中重新发现时代与自己。

阅读就是对于时代、民族和国家的贡献。人需要两种富足,一是物质上的富足,一是精神上的富足。物质上的富足,可以通过辛勤劳动获得;精神上的富足可能最好的方式就是阅读了。物质上的需求会越来越少,即遵循少的规律;而精神上的获得却越多越好,即遵循多的规律。我们由贫穷到富裕难,由物质富裕到精神高贵就更难了。从民族和国家整体来说,我们现在处于由大到强、由富向贵的过程,可谓难上加难。如果大学的精神都没有高尚起来,整个社会何谈高尚?如果大学都没有养成阅读习惯,何谈整个民族的阅读养成?阅读习惯的养成,这是一种文化的生存状态。为了创造一个时代、民族和国家的阅读风尚,我们必须从自身做起,扫除种种障碍,手捧着经典,“大其心使开阔”,正如海明威的《老人与海》中所言:“只有精神的胜利才能使我们感动,为其悲壮而落泪。”

二、进驻与享受语言之家

海德格尔说,安居是凡人在大地上的存在方式,而无家可归是安居的真正困境。我们要寻求诗意的栖居,就应该具有家的感觉;人一旦无家可归,就只能处于流浪状态。语言,是存在之家。阅读是我们进驻与享受语言之家的过程;人一旦失去了阅读,其精神可能就会处于漂泊状态。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,住房的困境仅仅是一个方面,真正的安居困境是我们还没有真正学会如何诗意地安居,现实的建筑有时显得如此寂寞与虚空,或浮躁与喧嚣,无法安顿下我们的灵魂,精神也就无所寄托。阅读,是人类一项了不起的发明创造,引导着人们的灵魂与精神发现安居的住所,学会享用这份语言安居的感觉。

一般性的阅读是以文字作为媒介的。人类自从有了文字,也就迈入了文明的门槛,文明即从阅读开始的。倘若部落既没有自己的文字又全是文盲而无阅读能力,即使生存在全球化浪潮涌动的今天,也同样会是现代文明社会中的一个原始孤岛。倘若说现代社会中的一个人失掉“阅读”,他的生存状态同样会产生这种“孤岛”的类似效应。但是,有了阅读之后,不同的阅读又会带领人们进驻不同语言之家,有的优美,有的鄙陋;有的高雅,有的低俗;有的厚重,有的浅薄。我们的阅读既然是在寻找和享受家的感觉,那么我们又何不建造与进驻一个舒适、温馨、优雅、颐养精气神的高尚居所。大家都知晓,不同的语言之家,走出的人们的气质、品味、胸襟与格局是不一样的,而且每个人都会带有不同的阅读的烙印。所以,我们应该选择人类优质的精神食粮,阅读历史已经证明的经典著作。法国作家莫洛亚说得好:“名著之多,我们已经无暇一一问津,要想念前人的选择。一个人兴许看错,一代人也兴许看错,而整个人类不会看错。”经典就是我们的精神建筑,时刻邀请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前来朝拜与进驻。英国史学家麦考利为此做出这样的表态:“与其做一个国王而不知道爱好读书,我宁愿做一个穷人居于陋室而拥有极多的书籍。”其实,那样的陋室,犹如“南阳诸葛庐,西蜀子云亭”,君子居之,又何陋之有?

经典是先人留给我们伟大的精神遗产,也是供给我们现代人居住的经典住所。居住经典之家,阅读经典吧!正如法国思想家笛卡尔所言:“阅读所有的优秀名著就像与过去时代那些最高尚的人物进行交谈,而且是一种经过准备的谈话。这些伟人在谈话中向我们展示的不是别的,那都是思想中的精华。”

三、获得阅读的力量

开卷有益。阅读,可以获得无形的神秘力量,可以帮助人们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。每一个时代与民族都会在阅读中处于进步与发展的价值的开端上。当每一次观念与文化资本耗尽的时候,时代与民族就会出现厌倦甚或混乱,停滞甚或衰退,因为缺乏新的思想与文化供给,社会也就没有了新鲜的活力与动力,没有了好奇心与想象力,一切不再活跃,窒息笼罩在空中。阅读,可以将社会思想顿时活跃起来,可以让生存境界抬升起来,社会精神可能会为之焕然一新。

(一)民族需要阅读

从某个角度来说,民族是“想象的共同体”,也就是说,民族是文化的产物,也是阅读的产物。中华民族具有优良的阅读传统,但也曾经历过无知导致罪恶的时代,经历过“知识越多越反动”的反文化时代,我们曽经失去了正常的阅读权力,蒙蔽了阅读了眼睛,狭窄了阅读的视野,阅读的天性被“被阅读”所占领。我们现在国民阅读量还是很有限的,2013年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了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。数据显示,2012年我国18~70周岁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4.9%,国民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为4.39本。以色列人国民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最多(一说为64本),欧美国家年人均阅读量约为16本,北欧国家达到24本。俄罗斯也有“最爱阅读国家”的美誉,制定《民族阅读大纲》,平均每个家庭藏书近300册。在以上这些国家游历的时候,我们确实也发现他们国民大都具有良好的阅读习惯,无论是机场候机厅,还是火车车厢内,以及私人家庭,都可以看到阅读的影子。温家宝说: “一个不读书的人是没有前途的,一个不读书的民族也是没有前途的。”我们要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,全民阅读同样可以为复兴奠基,因为缺少阅读的民族,不会令他者尊重;没有阅读的民族,也不会有真正的伟大力量。缺少阅读,可能带来的是国民教养的不足,既缺乏理性的约束,又没有知识的表达,就会出现鲁莽的蛮横、土豪的任性。孔子曰:“好仁不好学,其蔽也愚;好知不好学,其蔽也荡;好信不好学,其蔽也贼;好直不好学,其蔽也绞;好勇不好学,其蔽也乱;好刚不好学,其蔽也狂。”阅读,既是人类更是民族进步的阶梯。“仓廪实后应知礼节”,阅读吧!阅读肯定是我们民族屹立于世界东方的一块基石。

(二)大学需要阅读

我们大学现在同样需要阅读,甚至可以说,需要一次阅读变革。大学,本质上是一个阅读的场所。然而,我们现在大学的读书氛围是否很浓厚呢?这需要认真思考一下。一是在专业教育为主而通识教育缺失的情况下,阅读肯定不会很理想。学习与背诵教科书,在某种程度来说,不能称之为一般的阅读。这种学习有时既不轻松,又太功利化。这就是常说的,接受教育,不见得有学问,因为一般记问之学,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教育;二是浏览一般性的传媒信息,不能称之为阅读,这就是一般所说的,有信息,可能没知识;有知识,可能没文化;有文化,可能没素质教养。三是我们常常在没有人生愿景中学习,就像一场由他人设计好程序的游戏,仅仅为了考试或文凭花费精力并配置了所谓各种“设备”和“技能”,这些游戏“通关”一旦简单地完成了,游戏也就结束了,人生就会立即面临无路可走的境地。人生其实应该是一段发现自我的旅程,教育主要是帮助这种发现,阅读就是寻找发现与享受发现的过程,一旦这种发现之旅开启,认识到自己的主体的存在以及成就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,就像是远方的一座灯塔,能够不断照亮前方的道路(钱颖一语)。我们应该反思一下,我们是否为当下的功利主义所左右而不能自拔,我们是否一切以所谓“有用”为标准,而“无用”被抛弃了,其实我们不知“无用”之“大用”,其实人生既要使用“有用”的东西,还要享受“无用”的东西。从教育的角度来看,古希腊的苏格拉底用“产婆术”教育思想看待教育,是很有道理的。教育就是一个“接生”的过程,教师就是“接生婆”,接受教育就是对人本身的不断发现与不断完善的过程,这样才能做最好的自己。其实,知识非他人所能传授,主要是我们自己在思考和实践的过程中逐渐自我领悟的。这也是对于“教育有效性”的认识。所以,我们应该始终保持一种超然价值,相形之下,一切苦闷和烦恼、计较和不适,就像灰尘一样,微不足道;有了超然价值,我们才可以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;有了理想和超然价值,我们的阅读才能够自由而富有想象。

(三)个人需要阅读

阅读,对于时代、民族、大学具有很重大的意义,对于个人的价值更是不可估量。传统的说法很多,比如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“书中自有千钟粟”, 王安石《劝学文》亦言:“贫者因书富,富者因书贵。愚者得书贤,贤者得书利。只见读书荣,不见读书坠。”英国人培根说:“读书足以怡情,足以傅彩,足以长才。其怡情也,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;其傅彩也,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;其长才也,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。”现代人林语堂则认为阅读可以“开茅塞,除鄙见,得新知,增学问,广见识,养性灵。”我认为阅读对于个人起码可以起到以下几方面作用。

1. 健脑。阅读决定个人未来高度,没有阅读,只会饿死天赋,制造短命的所谓“高分”。阅读的底线作用是治愚。愚昧无知其实也是人生的一种罪过,任何人都不应该用愚昧无知作为自己犯错的借口。汉学家文林士《中国隐喻手册》扉页上写有:“要通古今事,须读五车书。”《阅读的历史》作者史蒂文认为“阅读是一种智能”。阅读,可以增长智力,培养个人的想象力与创新能力。爱因斯坦13岁时就开始读康德的书,并总结出阅读经验就是读书重在理解而非背诵,重在淘出书中的“金子”而非令“头脑负担过重”,以此培养自己独立判断力和丰富的想象力。最近读到一篇《不读书的年轻人,你将“死于”35岁》的网络文章,虽然其观点有些偏颇,但是令人很有感触。该文章举出许多鲜活的事例和证据,说明“眼看他锦绣繁华,眼看他昨日黄花”, 由于不读书,30多岁的人生就已经定型性地开挂。这种说法虽然有故弄玄虚、耸人听闻之嫌,但是也不乏警醒之作用。

2. 开眼。阅读主要依赖视觉,流利阅读则是一个视觉语义的过程。胡适说:“眼到对于读书的关系很大,一时眼不到,贻害很大,并且眼到能养成好习惯,养成不苟且的人格。”除此之外,一本好书,确实可以令人大开眼见,始见书中繁华以及外面的世界,而不是孤陋寡闻,犹如坐井观天。开眼,方可证悟与觉悟。开眼看世界,方才不会居于一隅,眼界狭窄;看他者,方才知道自己之处境,然后可以准确定位;看远景,方才心中有风景,悠然见南山。当人们见其所未见,悟其所未悟时,常常惊呼曰“开眼了”。阅读,常常会有此惊呼状。开眼之后,犹如王阳明看花,“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。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。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。”

3. 美颜。阅读,胜过所有化妆品与美容术。读书,是让容颜变得优雅的最好方式。曾国藩说:“书味深者,面自粹润。”最好的化妆术是读书,是给我们的骨相化妆,是在养性。读书人和不读书人就是不一样,从气质上一看便知。曹文轩说,有些人,造物主给出的毛坯并没有多少魅力,甚至是丑陋的,然而读书却有后天大力,使得他们获得新生,气质非凡,神采奕奕,具有“书卷气”风范。黄庭坚也曾说过:“士大夫三日不读书,则义理不交于胸中,对镜觉面目可憎,向人亦语言无味。”读书胜过所有的涂脂抹粉,气质不是来自于五官,而是来自于内在。有这么一句俗话,但是话俗理不俗:“一天不读书,无人看得出;一月不读书,开始会爆粗;一年不读书,智商输给x。”阅读吧,阅读可以免俗,可以高贵,可以儒雅,可以优美。

4. 扩胸。阅读可以开阔胸襟与格局。何为格局?格局就是指一个人的眼光、胸襟、胆识等心里要素的内在布局。一个人的发展往往受到局限,其实就是为其“格局”所限。大格局就是以大视角切入人生,力求站得高,看得远,想得深,做得更大。格局决定发展的态势,掌控了大格局,也就掌控了局势。无襟怀,则无高远。培根说:“人之才智但有滞碍,无不可读适当之书使之顺畅,一如身体百病,皆可借相宜之运动除之。”

5. 养心。阅读是解放心灵的最佳路径。我们心灵的生存状态如何?往往被我们忽视了。要么没有觉醒,要么无明,要么被遮蔽,要么被束缚。灵魂的挣扎,是多么地痛苦不堪。当灵魂处于遮蔽状态时,需要唤醒,就有了灵感,有了灵气。灵魂澄净了,容颜就澄净了;灵魂呆滞了,容颜也就呆滞了;灵魂浑浊了,容颜也就怪异了。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比对于心灵的忽视更为有害的了。我们如何呵护和养育我们的心灵呢?这是一个大问题。养育的土壤就是厚厚的书籍,呵护的方式就是阅读,阅读得越到位,心灵就越自由,越理想。心态,就是灵魂的一种状态;灵魂不安,心态就会处于躁动状态;灵魂安定,心态就会很好。阅读还可以当做宗教看待——读书也是一种宗教。法国教育家阿兰认为,阅读不只是一种方法,“读,就是真正的崇拜(culte),这正是文化(culture)一辞告诉我们的。”曹文轩说:“每一本好书,都是暗中的一道亮光。这一道道亮光,将给我们一叶一叶暗空下的扁舟引航,直至寻找到风平浪静且又万家灯火的港湾。我们应有这样的古风:沐浴双手,然后捧卷。在一番宗教感觉之中,你必将会得到书的神谕。”

6. 疏瀹肺腑。阅读,可以疏瀹肺腑,澡雪精神。真正的阅读,应该超越一般功利之上。有人说,“你一旦开始阅读,你也就会永远自由。”阅读,是一件高尚的事情,其根本目标是心智解放与成长。阅读,应该受到大家的尊重,阅读一旦不能够受到尊重的时候,那不是一种邪恶就是一种罪过。我们不能用读书来寻求任何现世现时的回报,不能把阅读当作“铁锨”,拿去寻宝或获得利益。阅读的价值是一种独立的价值,可以疏瀹我们的五脏六腑,洗涤心灵。《圣经》甚至如此给自己作宣传的:“你是否处于孤独、沮丧、成瘾、压抑、受骗、冲突、诱惑、自戕、异常状态?真的期待希望、平和、欢乐、舒适、愿景、宽恕、上帝?那则开卷有益。”那种以不阅读为自豪的人,可能就是为了自己找个台阶下。在现世生活中,我们无论是拯救、被救、自救,都不能离开阅读。通过阅读,我们获得良善、光明与智慧,而违背良善和光明的能力再强,也不能称之为智慧。无数的历史事例告诉我们,能力很强的人可能因为错误的价值观而变得非常邪恶。我们既要去除精致的利己主义,还要避免有教养的市侩主义,那我们就通过阅读疏瀹肺腑、澡雪精神吧!

四、为了内心的繁华

倘若说人是能够思想的芦苇,那么如果思想停滞了,就确实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了,因为那样人就真地成为了一个荒野外孤独在风中摇摆的芦苇了。冯友兰提出人生有不同境界,最高境界就是审美与宗教的境界。蔡元培提出“美育代宗教”,那么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审美了。我也一直认为,民族之间的差距是审美的差距,而不仅仅是物质的差距,我们从内心应该钦佩一位无需披金挂银的审美高尚的人。阅读既可以使我们思想活跃起来,又可以使我们的境界抬升起来。这也是阅读本质上的要求。我们应该充分认识阅读的这一本质。人生有涯而学又无涯,图书典籍汗牛充栋,我们又如何阅读,这是需要探讨的问题。每个人的读书经验虽然不同,但是我们提倡阅读经典。

(一)阅读:一种思想的活动

每个人似乎都会阅读,但可能不是我们所提倡的那种阅读。阅读,是一种思想的活动,没有思想与精神的参与,不能称之为阅读。思想,是在轻松与自由的心情下进行思考的。所以,我们的阅读在应该有弹性的地方不应显得僵硬,在严格的地方不能显得松懈;既要克服思想的惰性,又要反对浅薄的阅读、娱乐化的阅读、猎奇低级趣味的阅读,因为那都是无益或有害的。阅读是一个伟大而鼓舞人心的与伟大人物的聚会,没有这种聚会也不能称之为阅读。阅读是在解放与成长人的心智,没有心智的参与也不能称之为阅读。阅读是健康生活、高品位生活的前提条件,好比自然界中的阳光;是一种更有教养的的人生活方式,只有有教养的人方可实现真正阅读。

孔子曰: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。”思想惰性对于阅读是有害的,因为它消解了我们对于阅读的兴趣。我们需要严防死守的就是不能让思想惰性占领我们的阵地,最终成为思想惰性的俘虏,甚或沦为其卑贱的奴隶,这想来十分可怕。这个世界上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沦为了自己思想惰性的奴隶,我们将此称为自我奴役。人类的每一次进步,同个人的每一次进步一样,都是对于思想惰性的激情抗议,没有这种激情抗议后自我革命与自我更新,也就没有人类及其个体的进步,因为没有从思想惰性的束缚中解放出来,自己就会处于一种无明状态而不自知。阅读中,首先接受到的是文字信息,我们当然应该接受这些信息,但是这还是不够的,重要的是将这些信息转化为我们有效的知识,内化为我们的精神文化与素养,并将这些知识加以转化与利用,拓展我们的想象,延展我们的视野。当个人的精神与思想观念处于停滞的时候,阅读可以激活,并有所超越。没有了阅读,历史和个人都会倒退。阅读,有时是在享受一种很美的境界,有时是在更高精神层面上活动,有时可以把各种欲望的野蛮力量加以文明化,这既是对于世界的拯救,也是对于个人的拯救。

每一次阅读,就如同伟大人物的交流,这种交流的场所就是你选择阅读的场所,交流的时间就是你选择阅读的时间。只要你真心预约,伟大人物谦卑得随叫随到,不分任何地点和场合都可以同你对话与交流。伟大人物具有这种交流的能力与水准,无论是在嘈杂的街道,还是静谧的园林;无论是在漫长的旅行途中,还是在小憩的时候;无论是在河流岸边,还是面对高山;无论是劳顿之余,还是空虚之时;都可以拿出一本经典,开始同伟大人物聚会,获得意外的收获,只要你身临其境,而非三心二意,你就会忘却一切,与作者共呼吸,与书中人物共命运。当然,我们也会力戒让他人的思想在自己的脑子里跑马,力戒做只会读书的“两脚书橱”, 《传习录》记载:“读书不记得如何?”王阳明回答:“只要晓得,如何要记得?要晓得已是落第二义了,只要明得自家本体。若徒要记得,便不晓得;若徒要晓得,便明不得自家的本体。”只要理解就行了,为什么要记住呢?其实理解也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自己的心的本体光明,让书中的风景成为自己的领地,让书中的道理成为自己的领悟,最终通过阅读成就自己。书是有灵魂的,不是僵死的物质。一本好书,犹如知音相遇,爱不释手。一辈子能有同知音相遇的机会,确实值得每个人珍惜!

(二) 永恒主义:阅读经典

教育是对于知识利用的艺术的掌握,保持知识活力,防止知识惰性,这是教育要解决的难题,而阅读经典可以有助于我们解决这个难题。在大学教育史上,人们将提倡阅读经典的教育家,如赫钦斯(robert maynard hutchins,1899—1977)、艾德勒(Mortimer Jerome Adler,1902– 2001),称为永恒主义者,而这种教育思想又被称为永恒主义教育流派。赫钦斯、艾德勒在芝加哥大学1930年代就制定了“回到古典学上去”的教育计划,艾德勒还著有《如何读书——获得高等普通教育的艺术》。赫钦斯认为,最实用的教育也是最重理论的教育,最有价值的教育、最应由教育承担的教育是通识教育,大学的教育目标不应只着眼“人力”,而应着眼“人性”,培养有学识、有智慧、止于至善的人。他说:“人心非器,知识亦非教育。教育是学校所传授的知识已被遗忘以后尚且余留的精华,诸如观念、方法和思考习惯等。这些都是教育留给个人而光芒四射的结晶。”阅读什么?一般来说,当然要由浅入深。但是,直接阅读经典也是有可能的。真读、真懂、真用一本经典,那会终生受益。这正符合怀特海有关教育的说法,任何教育方案必须服从的戒律就是:不要教太多的学科;无论教什么必须教彻底。

(三)阅读无字书

我们今天谈论主题是阅读经典,即阅读有字书。但是,还有人主张要阅读无字书。如培根认为物“无大小,无贵贱,无秽净,知穷其理,皆资妙道”; 赫胥黎认为“能观物观心者,读大地原本书,徒向书册记载中求者,为读第二手书矣”;李四光认为“我们读自然书时我们不可忘却,我们所读的一字一句(即一事一物)的意义还视全节全篇的意义为意义,否则成一个自然书呆子” ;佛教认为所谓墙壁瓦砾,皆说无上乘法也。其实此时的“阅读”概念已经泛化了。在此视域下,我们同样主张读无字书,识无字理。书不尽言,言不尽意。孟子说过“尽信书不如无书”,这是说给死读书和读死书的书呆子听的。其实,每本书是有灵魂的,有情趣的,是要同读者进行鲜活的交流的,为的是最有价值的智力、情感的发展。阅读和充满想象的生活是一种生存的方式,而不是一种商品。倘若我们为“阅读”所羁绊,窒息了自己的天性,那么这种阅读就什么也不是——至少毫无用处,甚至是有害的。《论语》云:“古之学者为己,今之学者为人。”所以说,我们提倡为了内心的繁华而阅读。人的生存,依靠是一种精气神。精神干枯了,一个人也就没有生机与希望可言了。阅读可以防止精神的干枯,可以给人生带来希望。希望不能破灭,一旦破灭,那就会陷入绝望的深渊,犹如生存在一个囚笼,自己不再是自己的天堂,反而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地狱了。物质的繁华,是外在的,有的可能还很奢华;内心的繁华才是真正的繁华,属于自己的那份天地中出现的彩虹与美景。一个人内心的繁华,是不会凋零与枯萎的,但是物质的繁华却是可以随时衰退。我们每个人不只是向外追求物质的满足,还要向内追求内心的繁华。

由此看来,阅读可以使我们进驻与享受语言之家,可以获得巨大的神秘力量,可以使内心出现繁华景象。一所大学的强大与繁华,只不过就是组成这个大学的学生和教师的力量强大与繁华。我们不要环顾四周和苦苦思索谁是强大的聊大人——强大的人就是你们自己——你们就是强大的聊大人。一所大学的高素质与高品味,只不过就是组成这个大学的学生和教师的高素质与高品味。我们要建设一所特色鲜明的一流区域大学,需要我们做出各个方面的努力,其中包括养成阅读经典的习惯,所以我们要让阅读新风吹拂整个美丽的校园,令我们的湖水和河水圣洁起来,令我们的花草树木纯洁起来,令我们的建筑与道路高尚起来。结果如何?这完全决定于我们——每一位聊大人!

    附:
    在湖畔书谭第一期活动中,校长蔡先金还为全校学子开列书单,倾情推荐一百部经典书目,鼓励广大学子在阅读中找到心灵“密友”。
    相关链接:news.lcu.edu.cn/xwkb/184623.html